Ater

【铠约】一块普通俗套的小甜饼

*来自住校起床非常痛苦想被抱的脑洞
*文风拖沓极不成熟(在改


深秋的清晨,天边泛起微光,铠的房间里。

一对毛茸茸的耳朵轻轻抖动,蹭着熟睡中铠的下巴。守约醒了,他还要起身为小队成员准备早饭呢。

睁开酸涩的双眼,看到的是铠裸露的胸膛。明明已经坦诚相见很多次了,狼耳却还是小小地颤抖了一下——守约害羞时总会这样。

他不忍心吵醒自己的爱人,将挣脱的动作放到最轻。

离开铠的怀抱,凉气扑面袭来,独属于寒秋的冷冽。守约不禁打了个寒噤,他已经开始想念铠的怀抱了,尽管那近在咫尺。但准备早餐也是重要的工作。

正这么想着,他从背后被一双手圈住往下一沉,就这样回到了铠的怀里。那是与寒冷空气截然不同的,让人依恋的温暖,和...阿铠身上的味道。

“守约...”铠把他的小狼牢牢环住,脸埋进守约沾上寒气的毛茸茸的头顶。

他的小狼有些猝不及防,尾巴下意识地摇动。

阿铠的声音低沉又性感,带着清晨的慵懒,闷闷地在
头顶响起。守约突然觉得非常满足,好像被幸福填满,也许它就会这么没有缘由地出现。

于是守约又往他脖颈处蹭了蹭,摇动的尾巴缠上铠紧箍在他腰间的那只手。

“阿铠大笨蛋,今天别想碰肉了。”守约埋在大笨蛋胸前小声嘀咕,浅浅地咬了一口眼前大笨蛋的脖子。




















【利艾】在意

*写文还是有点生疏啊望天
*肉应该是有的,但不太会写(´・_・`)
    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你们会看见吧嘿嘿嘿

在听到艾伦被铠之巨人带走的消息时,利威尔只是低垂了眼,像面对着任何能被预想到的事一样,平静地近乎冷漠。无论是不久前目睹利威尔班全灭的惨状,还是无数次面临同伴近在咫尺的死亡时,总是如此。

现在,他静静坐在艾伦床边,看着少年紧闭的双眼和微微皱起的眉,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心里蔓延——他有点说不上来那是什么,有一点「失而复得」的庆幸。但他既没有「拥有」过艾伦,也从未庆幸过。诡异的新鲜感在体内缓缓流动——它并不鲜明,却让人忍不住微微颤栗。

已是黄昏,温暖的橙红色落晖透过薄雾般的窗纱照进来,在艾伦脸上映出柔和的色调。五官的轮廓被清晰地描绘,在脸颊另一侧留下鼻翼和睫羽的小小投影。

利威尔像是着了迷地看着熟睡的人,他想起艾伦的眼睛,在夕日的光芒下,这双眼睛将会折射出怎样温柔的色彩。翠绿的,澄澈的,令人着迷的眼眸。

又会如何含笑地看着自己。

他经历了太多,这些经历有时可以被称为「阅历」,让他冷静成熟地面对每一件事,不再像少年一样无法控制情感的流露。但在亲眼看着同伴被吞食,血肉横飞的情况下,却还是得做出选择——舍弃从心底涌出的悲恸,继续冰冷地砍向肮脏的怪物。他早已做好了失去一切的准备,但刻在心底的伤痕还是太疼了。

利威尔不太明白自己对艾伦的感情。

已经很久没有悸动过的心脏,因为这个固执到无可救药的小鬼再次清晰地,真切地响起,“怦怦、怦怦”。

这个麻烦的小鬼,明明弱得不行却宣称什么“要用这双手亲自干掉所有巨人”,在法庭上被自己打得半死还是紧咬牙关,无论什么时候眼里仿佛都闪着光,有的时候又傻得让人生气。果然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未成年小鬼啊。

却让自己在意。

这种在意是不经意又十分没有道理的,那种令人安心的存在着的气息。如果对一个人在意,那么他的身影、声音都是鲜明而独特的、无比重要的标志,仿佛在说「我在呢,就在你身边」,就像自己对艾伦的在意。他做好的准备因为艾伦而小小地动摇了。自己也许能像一直以来所做的那样,面对在眼前逝去的生命不带任何多余的悲痛,但他不希望就那样轻易失去。那些鲜活的肉体,一瞬间开始逐渐变得冰冷,直至最后一丝温度殆尽,被残忍地脱离人世。

所以在听到艾伦被带走的消息时,他突然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生生地拽离了自己。心缺失了一小块,微不可闻地,引起了残缺部分小小的颤栗。

他这么想着,眼前的艾伦慢慢睁开了双眼。

“唔……兵长……?”注意到身旁的利威尔,艾伦有些惊讶,又透着些惊喜。

利威尔只是看着尚且带着朦胧睡意的翠色瞳仁,突兀又不带任何迟疑地倾着身子吻了上去。

嘴唇相贴的温度让他猝不及防。他很少很少触碰别人,因此无论是柔软干燥的触感,还是灼人的热度,都让他惊异却出乎意料地喜欢,甚至是,贪恋。

艾伦倏然从睡意中惊醒,睁大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眼睫,躲避着中断了这个吻。

“兵……兵长?”他的声音抑制不住地颤抖。

利威尔皱了皱眉,伸出左手扣住艾伦的后脑,再次欺身上前,吻住少年因受惊而微张的双唇。短暂的相贴后,艾伦觉得湿润柔软的什么在舔舐他的上唇,痒酥酥的,让他慢慢闭上了眼。利威尔扣住自己后脑的力气很大,像是禁锢,落在唇上的吻却温柔无比,软软的触碰和舔舐。艾伦不安起来,挣脱着利威尔的控制,微微向旁退去,喉咙发出模糊的呜咽。

利威尔感受到了少年的闪躲,于是睁开眼凝视艾伦,“别动。”嗓音低沉而温柔,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艾伦脸上,让他轻易陷了进去,呆呆地直视对方蓝灰色的眸子,不知作何回应。

亲吻是为了表达自己的爱意,在面对在意的人时。利威尔这么做了。

于是不能后退。

艾伦看着落晖在利威尔眼里折射的光,平静而坚定,映照出他从未见过的温情。热烈的吻袭来,软软的舌探入他温热的口腔,舌尖舔舐着口腔上壁带来的颤栗感让艾伦微微向上抬起脖颈,于是利威尔慢慢放开紧扣他的那只手,转而撑在床边,身体覆在艾伦上方,曲起的膝盖置于他的两腿之间。

艾伦觉得全身都昏昏沉沉的。因为不久前的巨人化他的身体还十分虚弱,利威尔几近掠夺的吻也让他有些缺氧——这让人沉沦,除了眼前的温柔,不愿也不能再去思考其他。

太温暖了。那么真切地感受着利威尔的温度,一直爱慕信任的兵长,他突然觉得闭合着的眼眶一片湿润。

艾伦开始作出回应,但他实在太过青涩,只是用舌软软地轻轻地舔舐对方的唇。利威尔愣了一下,艾伦又被全然控制的吻淹没。

过了一会,利威尔似乎是念念不舍地退出,将两人紧贴的距离慢慢拉远。艾伦依然能感受到他灼热的呼吸。利威尔又看向他的眼睛,已然迷离的眼眸微合,闪着泪水的光泽。利威尔俯下身子亲吻眼角的泪珠,舌尖滑过眼角的感觉让艾伦不禁颤栗。利威尔的吻顺着眼角辗转向下,艾伦觉得自己的喉结正被轻轻啃咬,留下细碎的水痕,他轻声喘息。

继续向下便是胸膛。

暮色四合,天渐渐黑了下来,落晖的温度残存在空气中,微微浮动。

艾伦似乎意识到了将要发生的事,他不知道该怎么做。他迷迷糊糊地想起了调查兵团,和其他人,后果他不愿再想下去。他决定什么也不再想了,只剩下清晰而真切的自己的心跳,在耳边 “怦怦、怦怦”。

“重叠的声响与流淌的思念,约定再也不要分开吧。”

Fin.




春日的森林之晨
薄雾初升
草木和泥土的气息
在微微润湿的空气中浮动
一丛灌木颤栗起来
是一只蓝色眼睛的小熊
「陪我玩吧。」
于是我们在暖阳轻拂的草地上打滚
在深处参天的古树上眺望
我们静静坐在湖边
万物披上落日的柔光
湖面金光点点
山野堕入昏黄
孤独的小熊
不愿我离去
轻轻扯住我的衣角
蓝色的眼睛
盛满了泪水和悲伤
「我喜欢你
    明天
    和明天的明天
    再一个明天
    每一个明天
    我都会来」
我轻轻抱住小熊  说道